《光明日报》刊文追记我国杰出化学家蔡启瑞院士

2016年10月11日

 

        10月3日,中科院院士、我校化学化工学院教授蔡启瑞安详辞世,享年104岁。

        10月9日,《光明日报》第四版刊发题为“学如流水行云  德比松劲柏青——追记我国杰出的化学家蔡启瑞院士”的通讯,深切缅怀蔡启瑞。

        文章刊发在该版“追思”栏目,分为“我怀念你啊,祖国”“国家需要,我愿意转行”“只唯真理,不唯权威”三部分,深入报道了蔡启瑞为人为学的可贵精神和品质。文章说,“这位生前说话声音低柔的厦门人有着瘦削坚毅的脸庞和一颗炽热的赤子之心,他将一生精力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中国的催化化学事业,被誉为中国催化化学界的‘一代宗师’。生活中的他,为人平和谦逊、淡泊名利,像一股清泉般透彻,润泽着人们的心田。”

        在此之前,新华网、厦门日报、海峡导报、海西晨报等媒体已先后刊登相关消息或长篇通讯,缅怀先生的科学人生。迄今,已有人民网、网易、腾讯、凤凰网等100多家网站转载相关报道。

(厦门大学宣传部)


 

学如流水行云 德比松劲柏青

——追记我国杰出的化学家蔡启瑞院士

《光明日报》(2016年10月09日 04版)

【追思】

  10月3日7时26分,中科院院士、厦门大学教授蔡启瑞安详辞世,享年104岁。

  这位生前说话声音低柔的厦门人有着瘦削坚毅的脸庞和一颗炽热的赤子之心,他将一生精力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中国的催化化学事业,被誉为中国催化化学界的“一代宗师”。生活中的他,为人平和谦逊、淡泊名利,像一股清泉般透彻,润泽着人们的心田。

“我怀念你啊,祖国”

  1950年4月6日,厦门大学迎来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校庆。学校收到一份发自大洋彼岸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电报:“祖国大地皆春,我怀念你啊,祖国!”片言只语,满含对祖国深切的热爱。

  发这封电报的正是厦门大学的校友蔡启瑞。

  1931年,蔡启瑞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厦大化学系(后因病休学两年),获得“免费奖学金”和“嘉庚奖学金”。1937年,学业成绩出类拔萃的蔡启瑞毕业后留校担任化学系助教。

  1947年,蔡启瑞作为厦门大学选派的赴美留学生来到俄亥俄州立大学。他刻苦研读,获得了化学哲学博士学位。

  正当他铆足劲准备回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时,又赶上朝鲜战争。当时美国政府规定,在美国留学的理工科中国学生一概不许回国。

  蔡启瑞连递六次离境回国申请,直到1956年才拿到离境签证,与钱学森等中国科学家和留美学生一起回到祖国。

“国家需要,我愿意转行”

  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的化学工业和炼油工业还十分落后,要改变这一现状,催化科学是关键。但是,我国的催化科学当时基本上还是一项空白。

  “国家需要,我愿意转行。”虽然已经在结构化学小有名气,但是,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当时44岁的蔡启瑞决定转行从事催化研究。

  1958年秋天,蔡启瑞和他的助手们在厦门大学建立了我国高校中第一个催化教研室。

  对于催化理论,蔡启瑞选择过渡金属化合物催化剂对不饱和有机物及一氧化碳的络合活化催化的作用这一课题,研究、总结出络合催化可能产生的四种效应,丰富和发展了络合催化的理论体系,在国内外产生了重大影响。而后,他又继续在分子水平上研究催化作用和催化反应机理,取得一系列成果。

  在70多岁时,蔡启瑞还主持开展了由合成气制取甲醇、乙醇和金属—氧化物协同催化作用本质等的研究,提出了重要理论观点和独到的构思。

  即使到了90多岁,蔡启瑞还在紧盯科学前沿。据介绍,他最后的研究是:为发展高效燃料电池的质子交换膜另辟蹊径,需要在“有关酶的结构中寻找适合的氨基酸系列”。而这个寻找、验证和仿生的过程一直进行到2011年蔡启瑞摔倒住院。

“只唯真理,不唯权威”

  “学如流水行云,德比松劲柏青。攀登跨越高峰,育才灿烂群星。”这是中科院院士、我国化学大师唐敖庆对蔡启瑞的学问和师德的赞誉。

  蔡启瑞常教导学生“只唯真理,不唯权威”,以此激励学生勇于探索。对于刚上岗的年轻人,他都从最基本的知识入手给予耐心的指导,甚至手把手教他们进行实验操作。许多科研攻关内容,他会紧抓问题本质,深入浅出地给年轻人予以开导并提出解决思路。他让中年教师挑起重担,在关键问题上予以指导,但从不以自己的声望来代替他们开辟道路。

2013年4月6日,时值厦大92周年校庆,厦大首颁该校奖教金最高奖项——“南强杰出贡献奖”,蔡启瑞是两名获奖者之一,颁奖词中这样写道“古人赞曰:‘仁者寿’!先生以百岁的实践证明古人之云然也!”

(本报记者 马跃华 本报通讯员 李 静)